今天突然想到好久前的回憶。
可能是最近在看極道鮮師吧,不學無術的放牛班高中生跟充滿理想的黑社會第四代掌門人女老師....
 
剛上大一時,也是第一次離開真的是可以稱的上淳樸的鄉下到台北,這從小就覺得很遙遠的大都市生活,
傻理傻氣的開心幾乎是全新的生活,
第一次社團烤肉,負責先鋒的我和幾個夥伴到達第一停車場,
只是有個男生似乎已經先到了,他插著腰,一直不知道在看遠方的啥。
先釋出誠意,想問問好,多認識點朋友也是好的,
只是這人怎冷冷的,跟他說好,看了我一眼臉還是仰著高高的,
看著他外套上有著 「彰友社」,試著再熱絡一下,繼續話題,便問他:你也是文化的社團喔,
結果這次他臉更臭了,望著遠方,不看著我說著:我是NTU的!
唉!傻傻的我竟然還問:NTU是啥?不好意思我對英文縮寫不太懂.....
結果...這次是惹來白眼....他大聲的一字一字慢慢說,還帶著很不屑的口氣:台!灣!大!學!
當場一個愣住!而且我還好笑的跟他說:喔!對不起...我不知道。
當然....他還是沒有任何回應,繼續插著腰,用那付不屑的臉看著遠方。
 
那個不屑的嘴臉跟口氣,說也奇怪,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,可能是離鄉後,第一次感受不同於鄉下人總是帶著友善的臉的震撼回憶吧.....
而且每想到這回憶,就很想大罵耶:笑ㄟ!跩啥跩呀?台大了不起喔!堂堂一個大男生,一點禮貌都不懂!還敢把自己的學校說的這樣大聲,怕全停車場的人都沒聽到嗎?白癡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牛媽日誌 的頭像
牛媽日誌

牛媽的日誌

牛媽日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